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公众科普网-平阳科协 >> 周末休闲 >> 正文

面壁者奥巴马你好 我是……刘慈欣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42 更新时间:2017/12/1 8:36:46

  奥巴马,前美国总统,同时和大家一样,是《三体》的粉丝。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当面问刘慈欣:“你下部小说什么时候写出来?写好了能不能寄我一本?”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11月29日,GES 2017未来教育大会活动现场,刘慈欣与奥巴马进行了首次会面。在现场的姬十三透露:“见证了一名美国粉丝见偶像的过程。在大会事先的沟通中,奥巴马特意提出想见见刘慈欣。”

  活动现场,奥巴马主动跟大刘寒暄,评论《三体》是一本“传奇般的书,非常棒,很伟大,我为你感到骄傲”,还问大刘,是否在进行创作下一本书,写好后,能不能寄他一本;大刘表示目前正在写,写好了一定会寄。两个人在一块儿聊了很长时间。

  未来局局长姬少亭的这句话,或许说出了很多科幻迷心声:“关键是奥巴马同志好样的,还当面催更了!”

  姬少亭和姬十三向奥巴马介绍,未来局正在从事科普科幻方面的工作,也和大刘有合作,在开发着他的科幻电影。奥巴马挺感兴趣,询问是否在中国拍摄,姬少亭告诉他,和美国欧洲的制片人也有合作,奥巴马听起来颇感兴趣:“good luck!”

  大刘回过头一琢磨,向姬少亭问道“你怎么不请他来演美国总统?”

  姬少亭也心里一惊,怎么忘了这事?!

  大刘给奥巴马准备了一本签名版英文作品选集《The Wandering Earth(流浪地球)》作为小礼物,他说,既然奥巴马读过三体了,这次就送本别的。

  《The Wandering Earth(流浪地球)》已于今年10月,由出品《三体:死神永生》英文版的Head of Zeus出版,收录了10篇作品。

  奥巴马在台上演讲的时候,大刘在台下听得很认真。

(摄影:姬少亭)(摄影:姬少亭)

  或许,大刘只是希望能从中了解一下面壁者计划的近况?我们不得而知。

“面壁者奥巴马你好,我是你的破壁人……”(摄影:姬少亭)“面壁者奥巴马你好,我是你的破壁人……”(摄影:姬少亭)

  这不是奥巴马和刘慈欣的第一个故事,今年1月,奥巴马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就聊到了自己对《三体》的喜爱,他说:“我觉得《三体》读起来这么有意思,可能是因为我每天处理的‘破事儿’实在是太琐碎了,跟对抗外星人入侵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三体》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上,上升了好几名。

《三体3:死神永生》英文版的封面上,印着奥巴马的赞语,图片来源:宋明炜《三体3:死神永生》英文版的封面上,印着奥巴马的赞语,图片来源:宋明炜

  这次会面还是留了一些小小的遗憾,到了大刘参与的对谈圆桌环节时,奥巴马因故离席了,他本来表示过想听听会聊些什么。

  在姬少亭主持,刘慈欣、姬十三和科大讯飞创始人刘庆峰参与对话的“主旨圆桌:未来千年教育备忘录”上,大家在未来教育等话题进行了探讨,未来的科技和教育在发展,同时代表着社会也在发生变化。

左起:姬少亭、刘慈欣、姬十三、刘庆峰左起:姬少亭、刘慈欣、姬十三、刘庆峰

  虽致力于人工智能研究,刘庆峰却认为,教师是机器人所无法替代的。他们除了传授知识,更是一位位灵魂工程师,会对学生的品性和创造力产生影响。

  关于“灵魂工程师”的说法,姬十三不太同意:“灵魂和自由意志这种概念,还不能证明它们是否存在。现在各种精神层面的问题,或许通过教师来解决,未来随着科技发展,也许能由机器的全科医生来完成。”

  对此,刘庆峰预言,在30年内,人工智能还不会发展到自我意识的层面。现在AlphaGo等人工智能看起来已经能达到甚至超越人类的思维水准,但只在信息充分的领域,在规则相对简单而封闭时,通过数学原理、算法逻辑来运转。

  在这个“不是科幻场合”的现场,刘慈欣虽觉得“畅想谈远未来还是很不安。就像如果清朝预言了现在的东西,在当时一定是很天方夜谭、不可想象的。不说远,100年就能发生很多变化。其实科幻不是用来预测未来的,没有几篇科幻小说能准确构想出现在的时代,科幻作家其实是排列出了无数种可能性。”

  但他还是从一个科幻作家的角度,来构想了未来教育的两种可能性:“

  1. 机器取代了大部分的人类工作,人类和机器人间的矛盾急剧激化,甚至将爆发无休止的冲突。这时候的教育,将是受教育者学习去获得在机器世界生存下去的能力,让人能找到那些机器人所没有的能力,比如共情能力和创新能力。

  2. 人类掌握了人工智能,我们和机器和谐相处,建立了全新的经济、政治体系。这时候机器干了大部分人类能干却不想干的工作。现在的人工作是为了养家糊口,也为了自身发展,往大了说,是去探索人类未知领域。那在未来,当人类不需要工作就能生存下去的时候,人类该如何生存?或许那时候,人类获取知识只是为了找到一种寄托,一种活下去的寄托,这样的话,教育的目的就跟现在完全不同了。

  不管是哪种未来,都很可能不需要学习,人类就能获得知识(比如通过脑机接口的传输)。

  这点在大自然倒是不稀奇,蜘蛛结网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但它们并不需要去学习,这是一种天性。许多动物只需要跟父母学习很短的一段时间,就能独立生存,甚至生下来就能独立。这些记忆或者说天性,很多都是通过遗传得到的。

  而人类却是一张白纸,需要不断地学习,结果也是千差万别的。值得注意的是,在后天教育里,也许我们学到了很多我们无法觉察的东西。往回看,人类为什么能统制社会,也许就是因为我们的头脑中能想出现实没有的东西吧。”

文章录入:zhx    责任编辑:zhx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