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公众科普网-平阳科协 >> 科普书屋 >> 正文

学术基金背后生意链:发国际论文花费超7000万美元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75 更新时间:2017/5/9 16:37:07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接触了几年医疗,对这个领域难道还不了解?”某三甲医院院长王宇(化名)反问。

  王宇近日心里很不平静,他院内的医生也上了《肿瘤生物学》杂志的撤稿榜单。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有点不开心,对涉事医生的处境也很不平,当然也对医院的名声带来一点影响,“一个临床医生何来空间做研究、写论文?”

  向上之心人皆有之。晋升的硬性条件——职称评定中规定必须有学术期刊发表的论文。在此背景下,提供论文代写、数据支撑、细节指导等服务的第三方商业公司应运而生。

  《肿瘤生物学》杂志的原出版社——世界著名学术出版商斯普林格发布消息,107篇学术论文被撤稿,作者全部为中国医生。消息曝出后,将这一现象再度推上水面。

  2015年,英国现代生物出版集团BioMedCentral(简称BMC)宣布撤销旗下12种期刊43篇论文,其中41篇来自中国作者。

  中科协人士称,随即,中科协联合多个部委,调研了近半年。据了解,随后形成报告,呈送了各相关部委。中科协并呼吁,联合打击共同的敌人——第三方中介。

  到近期,107篇论文被撤事件爆发。关于两次大规模论文被撤所爆出的问题似乎有着共性,就卫生领域看,英语障碍、多发于临床医生成为显要特征。

  据中科协调查发现,2015年中国在SCI(ScientificCitationIndex)收录完全OA期刊共发表论文43581篇,涉及期刊491种,并为此大约支付了7217.01万美元的论文费用。中科协人士声称,严重浪费了国家的学术基金。

  卫生计生委人士则称,基层医疗体系中,医生的评定已经做了改革,但职称评定是一个历史产物,同时也不是一个部门的事,确实仍然存在困难。对于第三方的利益产业链,是明确禁止的。

  中科协人士透露,关于近期再次爆发的大规模论文被撤事件,中科协已经联合了各部委,已经有动作,将在近日公布。

  商业身影

  107篇论文被撤,斯普林格给出的解释是,发现了作者编造审稿人的邮件地址和审稿意见,从而决定撤销107篇论文的刊发。刊发时间从2012年到2016年,涉及500多名中国医生。这些医生,大多来自临床部门。

  论文造假爆发,或许和王宇担心的不一样。王宇一直警告身边的同事们,当心被“敌人”出卖,或者勒索。但“敌人”始终没出现,而出版商露底了。

  王宇,是此次医生涉及假论文事件的医院院长。2015年,第一次假论文大规模爆发时,他就提醒下面医生,“要注意,自己少睡半个小时,看看书。尽量自己写论文。”

  但王宇的提醒,大多时候很无力。临床医生每天只顾着手术、看病人,没时间也没条件做学术研究,怎么写论文。医学的论文要求很高。

  王宇及院内的医生,多年来长期处于一种矛盾中,职称评定这一旧体制在今时医学领域非常不合理,但却是实实在在晋升、提高生活待遇等路上的一个坎。

  完成医学论文,对于医学部医生,或许不难。但对于临床医生,是一件非常难办到的事。因为,临床医生,每天出诊、看病,所遇到的问题也都是普遍问题。而论文要求是要有技术创新、研究成果等。

  在自身能力达不到的情况下,一个捷径是,保存塞到医生办公室门下的论文代理公司名片。这些代理公司大都会按照医生的职业情况,给予对应的论文方向建议。看似“文明”的论文背后,隐藏着深深的利益,只要你愿意,有人会为你代办好。比如,第三方公司,比如药企。此时,药企的身影中,也分为两类,一类是正规的数据、技术协作,另一类则是代替医生找中介,全部搞定。

  王宇很明白这一暗箱操作的潜规则,很无奈,也很痛心。医生们按照要求找院领导签字,他不愿问太多,会很快签好。因为,在王宇的心里很明白,这几乎是一类比较“笨”,但也是一类“踏实”的同事。

  刘承(化名)在广州某医院泌尿科工作,论文之路非常坎坷。自己向多家期刊多次投稿,屡次不中。他托人问及原因,是医护人员投论文数量太庞大,暂时还轮不到。等待半年后,陆续收到回复,大都因为论文水平不够、研究不深入未获通过。灰心后,他和一家中介约定好,花3万块钱,中介为他提供数据支撑,第一次论文中的数据太旧,论文被打回。中介重新再给他提供数据后,发现对应的结果和其他结果不同,论文再次被返回。第三次,他修改了三分之一,觉得希望还是很渺茫,干脆全部交给商业公司做,要价15万。他觉得太高,讨价还价,中介很生气,说他的论文有了“案底”,会很费精力,还要做其他“铺垫”。最终,他付了12万,1年后,论文发表。

  刘承最“鄙视”的一位同事,从论文准备到成功发表,没有操过心,全部由药企包办。而这位同事的付出是,要或多或少“听”药企的话。

  王宇心里一直担忧着,迟早会被第三方出卖,到时名声会“很臭”。但出乎王宇意料的是,第三方一直没有动静,有动作的却是利益关联方——出版商。

  第三方的存在

  近期,107篇中国医生论文被撤,涉及中国500名左右医生。而涉事的大多知名专家却并不知情。

  斯普林格公布的撤稿名单中,上海东方医院院长、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领导赫然在列。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院长韩宝惠紧急发表声明,称自己并不知情,是学生的论文挂了他的名字。据了解,韩宝惠在医学界为学术派,是个踏实做专家和医学的院长。

  两次大规模学术造假背后爆出的,除了商业链外,也有激励制度上的原因。

  就医学领域来看,在晋升职称中,目前各省都有差异,比如四川地区卫生专业副高级职称的要求是,医生的学历+工作年限+副高级专业技术资格考试+病历资料+学术论文+职称外语+职称计算机考试+对口支援半年+三甲医院进修半年。

  达到这些要求后,省卫生计生委组织医学领域专家考试、面试答辩,通过后,省人社厅颁发具体的职称文件。

  卫生专业晋升正高的要求是,医生学历+工作年限+学术论文+职称外语+职称计算机+对口支援三个月+三甲医院进修半年。这些通过后,参加省卫生计生委组织的答辩,通过后,省人社厅颁发文件。

  在这两个晋升环节中,升正高显然更难,由于医学知识同质化程度已经较低,医生们已经各自在自己的领域上开始做研究,所以没办法组织统一考试,变成面试答辩。这一环节中,由于医生们已经开始各自展开学术研究,因此,前期的论文显然是较为重要的一个环节。

  多数地区一名临床副主任医师想要再职称晋升,大多需要副主任医师资格满5年后申请,且是本科以上学历,获得学位者。3篇论文必须发表在专业期刊上,或者核心期刊上发表2篇论文;科研方面的条件是,在期刊杂志发表1篇综述,或引进1项新技术;之外是外语、计算机考试合格要求。也就是说,这位临床副主任,在没有学术研究的基础上,必须完成论文,那么最捷径的就是找第三方。

  升正高时,多数医院要求要有国际学术期刊的论文,有的医院要求是SCI。SCI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编辑出版的引文索引类刊物,创刊于1964年。分印刷版、光盘版和联机版等载体。印刷版、光盘版从全球数万种期刊中选出3300种科技期刊,涉及基础科学的100余个领域。每年报道60余万篇最新文献,涉及引文900万条。进入SCI这一刊物的论文即为SCI论文。

  这一类国际性学术期刊,首要的是英语水平,没有研究能力的代写,多数医生在发表论文时,由于语法会导致表达的不准确,便找第三方帮助。

  2015年3月27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BMC宣布撤销旗下12种期刊43篇论文,其中41篇是中国作者的论文,多数为临床医生。撤稿主要原因是发现第三方机构有组织地为这些论文提供了虚假同行评审服务。

  随即,中科协组织调查后发现,被撤销的41篇中国论文作者,主要存在的问题是找第三方润色英语,以及,临床医生执业与论文的差异问题。

  中科协在调查中也发现,被撤稿的41篇论文涉及12种期刊杂志,均属于医院研究领域。其中11种期刊收录在SCI检索,1种期刊未收录进SCI检索。杂志呈现以下五个特点:一是期刊杂志为网上开放获取;二是杂志影响因子不高,2013年度影响因子在1.018-3.333之间,影响因子最高的期刊是《BMCCancer》,2013年度为3.333,在医学领域属偏低水平;三是杂志版面费以欧元、英镑、美元结算,折合人民币在9000-15000元之间;四是论文所投稿杂志多由第三方选定,而非作者本人指定;五是论文作者在向期刊投稿过程中必须推荐1-2名同行评审人。

  上海地区一位医生向本报记者透露,几年前,在医院走廊,常常被塞名片。而他晋升的职称是高级经济师,自己顺利通过。但对于临床晋升的同事们,他报以同情。据介绍,通常,省级的刊物,第三方会收到三四千元,给期刊大约数百或千元。而国际级的1.5万左右,给予期刊的大约在数千元。国家化的期刊,往往数万元。这显然是临床医生们的一种不合理的压力。

  2015年论文被撤事件爆发后,中国科协调查发现,中国作者在声誉较差、影响力较低的OA期刊所发表的论文数量巨大,例如,中国作者2015年在MDPI系列期刊上发表论文占其论文总量的29%,测算共支付APC为499.6万美元。在Hindawi系列期刊上的发文数量占其总量的44%,是发文数量第二名美国的4.8倍,测算共支付APC超过856.0万美元,中国各类基金项目产出的论文数在Hindawi系列期刊占绝对优势(占85%),尤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最多。

  中国科协人士称,这绝对是一个怪现象,中国的综合科研实力和科研产出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在OA论文产出方面却是世界第一大国。而且大部分论文合理但没有重要意义。该人士认为,职称评定体系太陈旧,应该改革了。

  事实上,中国科协对中国论文、期刊等的检查,发现论文“造假”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医学领域。

  据中国科协调查发现,基于SCI的检索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在SCI收录完全OA期刊共发表论文43581篇,涉及期刊491种,结合相关期刊网站公布的APC收取标准,得出2015年中国需要支付APC为7217.01万美元。同时得出SCI收录OA期刊篇均APC为1656美元,进而可测算出其他国家2015年支付APC的金额。2015年中国在SCI收录OA期刊支付APC金额名列第一,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发表论文41,071篇,共需支付APC6801.36万美元,其余国家支付APC的金额则远小于中国和美国。

  矛盾背后与解决之道

  据一家论文中介人士介绍,发表论文的成功率,大部分取决于作者前面挂着谁的名字,如果是全国排名前百的大专家,论文质量稍差也会好通过。而职称评定中,一般的要求是论文前两个署名,即大专家后面,一般跟着作者名。这样看起来,作者也像是大专家带的学生。或许,这就是107篇论文被撤,却牵涉到500名医生的原因。

  关于论文造假,该中介称,大致是论文内容七拼八凑,但也要过得去。宁可陈旧一些,但不会胡乱造假,要尊重事实。而论文要求作者提供的论文审稿人和审稿意见,作为中介,会有一些长期合作的“专家”。事做得多了,难免会有雷同。

  王宇认为,论文中最容易出错的事实上应该是内容的迟缓,比如中介现在写论文时给你用的是最新数据,论文完成投稿了,期刊的审核时间较长的背景下,正好此时这项研究出了新数据,或者新的治疗方式,再加上黄种人和黑皮肤人的临床数据也会有偏差,但是小偏差可以说得过去。因此论文的数据、论据就没法支撑。所以,大部分论文造假的问题出在这些方面。

  2015年论文被撤事件爆发后,中国科协常委会科技工作者道德与权益专委会召开专题会议听取院士专家意见,先后与自然科学基金会、科技部诚信办、卫生计生委、教育部、工商总局、中央网信办、解放军总后勤部等有关部门沟通交流了解情况,通过电话沟通、实地走访涉事作者及所在单位有关负责同志,与施普林格集团进行交流沟通,开展了大量调研工作。截至目前,中国科协与BMC撤稿事件中25篇涉事论文作者面对面交流,与6篇涉事论文作者电话沟通,初步了解了31篇涉事文章有关情况。

  撤稿事件发生后,中国科协组织专家多次进行专题研讨,先后赴上海、山东、江苏等省高校、医院开展调研,做了大量工作,向中央提交了有关报告。在此基础上,联合科技部、教育部、自然科学基金会等七部委,出台了《发表学术论文“五不准”》,重申和明确了科技工作者在发表学术论文过程中的科学道德行为规范。

  中科协报告中称,我国并没有对第三方开展此类服务做明确界定的规定,从事这方面的经营活动也无需行政许可,企业监管部门无法判定第三方是否在合法合规的范围内经营。国内这些论文服务企业也没有行业性自律组织,没有明确的监管机构和处置制度,缺乏规范管理,使得该行业乱象丛生。同时呼吁要打击共同的敌人--第三方中介。并呼吁发表论文要规范,同时要求:论文发表者,不允许第三方代理。但是,中国科协一位人士称,没有执法权,只能呼吁呼吁。

  中科协的调查报告中指出,临床医生评价制度不合理也是导致一些作者选择论文代投甚至代写服务的原因之一。对临床医生的现行评价标准与基础研究医生的评价标准没有太大区别,晋升考核注重论文发表数量和科研成果,缺乏对临床医生手术数量、质量等指标的考核。许多临床医生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忙于临床治病救人,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做科研发表论文。为了晋升提职,许多医生不免急功近利,甚至铤而走险。

  卫生计生委人士称,目前,已经对基层医生的职称评定做了改革,如英语、论文没有硬性要求。在该人士看来,针对医生的很多条件不能一刀切。

  去年全国卫生与科技健康创新大会明确要求,科研要以临床为中心,临床需要、临床发现、临床使用、临床受益,如果一个大医院的医生不具备科研能力,那就没法实现以临床为主的核心能力创新。大医院要攻克疑难重症,医生就要会创新、懂创新,就是要有高见地的学术论文。但是不能下放到所有医生要求当中去。

  医生评定职称这种制度是从历史上演变而来,在规范人才水准,提高人才水平,还有选拔制度上发挥了已有的作用,但是在今天这种形势下,医生怎么去评价,有一些新的变化,就不能把论文作为唯一的硬性要求,对医生要分门别类。如临床医生现实中就没办法做科研。

  据了解,目前,医学研究生的培养上,已经在分门别类,研究生分为科学学和临床学,就是有医学研究生和科学研究生,科学研究生就是要搞科研,做实验。临床医学就是要在临床上动手看病。

  这一改革虽然在教育上已经实现了,逐渐往下游走时,到人才评定关口时,又出现了以论文为主的要求。王宇认为,这是一个历史的惯性,这惯性一定会被新的实际情况打破,而今时107篇论文事件是一个警醒。

  卫生计生委人士称,现在的医生、医院考核体系不科学,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看年鉴就知道,基本上都是,出院多少病人,收治多少,门诊量多少,病床周转时间、医护比等,以病人量作为评价手段。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客座教授庄一强称,全世界对医生的考核,不会拿论文作为主要考核指标,考核指标是医生怎么看病的、治疗效果如何等。

  王宇认为,在医疗领域的改革,应该向美国学习,去看医生的救治效果,和“返修率”(即返回继续看病的患者)。而且,要把好人情关。当然,临床部门不必拿论文考核作为硬性条件。

  庄一强认为,中国对于医生目前的考核体系是,硬指标不科学,软指标不可靠;论文硬指标,学术设置不科学,其他软指标如找院领导签字推介,院领导碍于情面宽松对待。今后的改革,这两方面必然要改变。

  卫生计生委人士透露,中国正在逐渐推动的考核体系中,会借鉴美国。如美国,医生的考核指标是病人出院后的返回率(返修率)做为一个评价指标。比如中国,限制住院天数,那一些医院先把病人“放出去”,过几天病人再回来“接着住”,这样的返修率高,就不会达标。而绩效考核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政策,在改革中,只要单独出台一条政策,一定是造成另一个结果一刀切,所以制度需要精细。好吃的肉吃完了,剩下了难啃的骨头。要逐渐的推动,所以也要有些耐心。

  中科协人士透露,针对近期论文被撤事件,已经联合了几部委,近日将会有动作出来。

文章录入:zhx    责任编辑:zhx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