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公众科普网-平阳科协 >> 生活科普 >> 正文

延长了的青春期:25岁才算成年?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74 更新时间:2017/10/12 11:32:48

  来源:利维坦公众号

  利维坦按:我国法律在几十年前便将法定成年年龄定为18岁,至今一直未做更改。如果暂不考虑法律所赋予的义务和权利,当“成年”这个概念落到一个具体的“人”身上时,则更像是个无法度量、缺乏标准且充满哲学意味的自我剖析——18岁之后可以光明正大地刷身份证进网吧,但是自己什么时候才是真正“成年”,恐怕很难得出一个准确时间。

  美国哈佛大学神经科学家利亚·萨默维尔(Leah H。 Somerville)发现,人的大脑要到30岁后才会完全成熟,即使说30岁时这些变化基本稳定下来也不准确,比如注意力、决策以及承担风险等,要等我们40岁时才会开始稳定。萨默维尔的发现已经引发许多争议,比如说,30岁以下的犯罪分子是否应与年龄更大的囚犯区别对待?

  另外需要注意,本文只是针对美国青少年的数据取样,我不知道国内是否有类似的调查,毕竟,一个发展中国家和美国应该会有很大差别。

图源:EmpowHER图源:EmpowHER

  特别是现在,由于互联网上能随意浏览到社会上最腐化最堕落的行径,青少年受此影响似乎都在快速长大:简直是向着成人世界飞奔,手上还拿着iphone,一路上不忘用“阅后即焚”功能分享猥亵图片。

  但新的研究显示事实并非如此。来自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和布林茅尔学院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分析显示,当代青少年同过去几代人的青少年时期相比,参与那些原本属于成年人的活动(如发生性行为或是饮酒)的比例要低一些。

  这篇于近日发表在《儿童发育》(Child Development)杂志上的报告分析了1976年到2016年之间进行的7次全国性普查中采集的数据,包括那些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国立卫生研究院公布的数据。这些调查一共收集了800多万来自不同种族、经济和宗教背景的13到19岁青少年的数据。受访者回答了一系列关于他们如何打发课余时间的问题,一段时间之后还要接受跟踪回访。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cdev.12930/full)

图源:EmpowHER图源:EmpowHER

  除了青少年中饮酒和发生性行为的比例有所下降外,该研究还发现自从2000年起,青少年驾驶车辆、从事课余兼职和约会的比例也相对有所下降。到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初期,高三学生外出的频率似乎也不如上世纪90年代的初二学生频繁。据报告,在1991年54%的高中生至少发生过一次性行为,而2015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41%。此外,青少年参与那些属于成年人的活动的比例下降是一种普遍性的趋势,并不受种族、性别或地域影响。

图源:Learn NC图源:Learn NC

  “我看过很多文章,那些专家说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未成年少女怀孕率下降了。有人说青少年道德水平提高了……还有人说他们变懒了,因为工作的人越来越少了。”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该研究报告第一作者简·腾格(Jean Twenge)说,“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当今这代青少年可能并不是道德水平更高或是变得更懒——他们只是不太可能会去做大人做的事罢了。”她还说就成年人行为而言,现代人的18岁看上去就相当于过去人的15岁。

  腾格和该报告另一位作者,布林茅尔学院心理学副教授熙珍·帕克(Heejung Park)起初猜想这些发现意味着当代青少年家庭作业负担更重或是参与到了更多课外活动之中。但数据显示青少年参与课外活动的频率多年来一直保持平稳,甚至略微有所下降。

  青少年(和成多成年人一样)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被电脑或智能手机占据,这也许是该现象产生的原因之一。也许这些青少年只是通过用手机发送色情照片或色情短信、在网上观看色情影视制品的方式来进行社交,满足性方面的好奇心。(当代青少年观看的色情影片数量甚至比他们的先辈还要多。)然而这一类“虚拟作恶”并不是造成该现象的全部原因,因为青少年参与成人活动的比例下降趋势早在互联网广泛使用前就开始了。

  另一种更有可能的解释是这一青春期延长化趋势与富裕程度有关。该研究发现,来自人口较多或是收入较低家庭的青少年更有可能参与那些原本属于成年人的活动。这恰恰印证了所谓的“生活史理论”,即生活在没有多少保障、物资匮乏的环境下的儿童往往发育得更快,而那些在相对较为稳定、较为富裕的环境下长大的儿童相比之下却发育得要慢一些。

  一个生在富裕家庭的孩子在真正意义上“长大成人”前,往往要比其他孩子多上几年学,或是多为事业奋斗几年——这之后还有足够多时间去做成年人要做的事。正如腾格和帕克所总结的那样,尽管收入差距日益扩大,总体来看绝大多数美国人与过去几十年相比还是生活更加富裕了,寿命也更长了,因此人们选择晚点结婚生子。我们也看到当今的父母在人数更少的子女身上投入更多的金钱和精力。

图源:Authentic Manhood Houston图源:Authentic Manhood Houston

  “延长了的青春期”这一概念并不新鲜。这一概念由心理学家艾瑞克·埃里克森(Erik Erikson)首次提出,他在他关于人类成长发育不同阶段的理论中将这一阶段称之为“心理社会性延缓”(psychosocial moratorium)。然而很多儿童心理学家都认为当今的孩子在这一时期表现得比过去任何时候还要松懈。“我充分意识到这一转变,因为我常发现一些青少年受到的指责在当今的大学毕业生身上也同样适用,”未参与该研究的哥伦毕业大学心理学家米莉亚娜·多玛肯达(Mirjana Domakonda)说,“25岁就相当于新的18岁,青春期延缓现象也不再只是理论,而是变成了现实。在某些方面看来,生活在这样一个滑动手机屏幕相当于约会、点赞等于交谈的社会中,我们每个人都处于一种‘心理社会性延缓’状态下。

  有些专家反对对这一新发现进行过分解读,因为让一群青少年准确描述他们的表现这一调查方法有其显而易见的统计学缺陷。“这项新发现强调了从事审慎的、在方法论上站得住脚的研究有多么重要,”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科主任罗伯特·范特宁(Robert Findling)说(他也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从刻板印象、主观看法或是个人经历出发都有可能得出错误结论。

  但若假定这项新发现确有几分道理,延缓成年现象对社会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我们是否即将进入这样一个社会,在那里到处都是被惯坏的、孤立无援的成年“巨婴”,他们根本就不想工作?或者说由于我们的寿命比过去几代人都要长,那么多过几年天真无邪的日子也无伤大雅?腾格说这一现象有好处也有坏处:“保护青春期的孩子这一出发点是好的,但父母应认识到孩子在上大学或是参加工作前总要有一些独立的经验。”

  多玛肯达补充道,尽管父母对孩子的溺爱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这种青春期延长化现象,但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源。“很多人这样做只是出于一种新时代下的焦虑心理,”她说,“他们认识到在当下,要让他们的孩子过上好生活,他们不能只在当地工厂里找一份工作,而是要读个十几年书一直读到研究生,还得应付堆积如山的学生贷款。”

图源:The Stanford Flipside图源:The Stanford Flipside

  她觉得与其一味催促年轻人尽快成熟,我们还不如主动适应这一文化转型,同时寻找既能满足当代年轻人心理需求、又能帮助他们为今后事业成功打好基础的良方。多玛肯达提出的一条思路是扩大针对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因为75%的主要精神疾病都会在人25岁左右这一阶段爆发。她还说我们不应再武断地将18岁定为成年的分水岭,而是要意识到不同的人心理成熟的阶段各不相同

  “研究人员在做研究时应该把刚跨入成年人门槛的这批年轻人作为一个独特的群体来看待,而不是把他们笼统地归入18-65岁的成年人这个大类,”她说,“这将有助于我们了解他们独特的需求,从而能为他们制定有针对性的(各类精神疾病)预防和治疗方案。”

  青春期延长化趋势究竟会对美国文化和国民性格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一点只有留给时间来解答。但用传奇篮球运动员查尔斯·巴克利(Charles Barkley)的话来说,该现象还是有一个明显的好处的,“孩子们是伟大的。他们最后不得不长大成人,沦为那种高呼你名字的来看比赛的普通人,这真的很让人感到可惜。

 文/Bret Stetka

  译/杨睿

  校对/石炜

  原文/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extended-adolescence-when-25-is-the-new-181/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杨睿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录入:zhx    责任编辑:zhx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