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公众科普网-平阳科协 >> 科普创作 >> 科普随笔 >> 正文

京广高铁伴随着骂声奔驰

作者:石述思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 点击数:1526 更新时间:2013/1/2 10:25:00

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如果为依旧快速增长的中国经济找个象征,莫过于新近起步的京广高铁。

   300公里的时速,贯穿中国南北的大动脉,豪华的车厢,以及巨额的投资都堪称世界之最。

季度,铁道部负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1.81%。 在经济产业结构调整、总体升级尚需时间、实业迟迟难以振兴的背景下,京广高铁的高调上路其实代表政府保增长的一种无奈的选择:靠投资基础设施,也就是传统所说的“铁公机”模式,来拉动GDP的数据上扬。 不过,在基建边际效益下降、重复建设日益严重的背景下,投资的风险日益加大,负债累累的铁道部和高企的地方债务平台都是现实的警钟,也就是说,单靠基建带来的增长宛如空中楼阁,没有实体的振兴创造真正意义的增长,这些债务必将成为银行坏账和纳税人难以承受的负担,进而进一步透支储备并不富裕的国家信用。 因此,从一上路,京广高铁便是一种象征:宛如中国经济增长的两种模式的剧烈PK——投资还是实体。 当然,直接决定这条世界领先铁路线命运的还是乘客。 在为公众提供更快捷的陆路出行服务的背后,潜伏着两个巨大风险:一是按照国际上民航铁路行业竞争规律,一小时航线往往竞争不过铁路,三小时航线却足以与铁路分庭抗礼。京广高铁正好挺进与民航最惨烈的竞争领域,鹿死谁手尚难逆料。 在与民航的角逐中,铁路最有效的武器是票价相对低廉。但据公布的京广高铁票价表,北京至广

     按照有关部门的介绍,会从2005年武广段开工建设,到今天的全线通车,京广高铁历时7年半的建设时间,在目前“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的规划中,京广高铁是纵贯南北的“一纵”,与老京广线并行,它的开通使京广铁路实现了客货分离,可谓意义重大。

季度,铁道部负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1.81%。 在经济产业结构调整、总体升级尚需时间、实业迟迟难以振兴的背景下,京广高铁的高调上路其实代表政府保增长的一种无奈的选择:靠投资基础设施,也就是传统所说的“铁公机”模式,来拉动GDP的数据上扬。 不过,在基建边际效益下降、重复建设日益严重的背景下,投资的风险日益加大,负债累累的铁道部和高企的地方债务平台都是现实的警钟,也就是说,单靠基建带来的增长宛如空中楼阁,没有实体的振兴创造真正意义的增长,这些债务必将成为银行坏账和纳税人难以承受的负担,进而进一步透支储备并不富裕的国家信用。 因此,从一上路,京广高铁便是一种象征:宛如中国经济增长的两种模式的剧烈PK——投资还是实体。 当然,直接决定这条世界领先铁路线命运的还是乘客。 在为公众提供更快捷的陆路出行服务的背后,潜伏着两个巨大风险:一是按照国际上民航铁路行业竞争规律,一小时航线往往竞争不过铁路,三小时航线却足以与铁路分庭抗礼。京广高铁正好挺进与民航最惨烈的竞争领域,鹿死谁手尚难逆料。 在与民航的角逐中,铁路最有效的武器是票价相对低廉。但据公布的京广高铁票价表,北京至广

   但围绕其万众瞩目的登场,却并非都是鲜花掌声。

季度,铁道部负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1.81%。 在经济产业结构调整、总体升级尚需时间、实业迟迟难以振兴的背景下,京广高铁的高调上路其实代表政府保增长的一种无奈的选择:靠投资基础设施,也就是传统所说的“铁公机”模式,来拉动GDP的数据上扬。 不过,在基建边际效益下降、重复建设日益严重的背景下,投资的风险日益加大,负债累累的铁道部和高企的地方债务平台都是现实的警钟,也就是说,单靠基建带来的增长宛如空中楼阁,没有实体的振兴创造真正意义的增长,这些债务必将成为银行坏账和纳税人难以承受的负担,进而进一步透支储备并不富裕的国家信用。 因此,从一上路,京广高铁便是一种象征:宛如中国经济增长的两种模式的剧烈PK——投资还是实体。 当然,直接决定这条世界领先铁路线命运的还是乘客。 在为公众提供更快捷的陆路出行服务的背后,潜伏着两个巨大风险:一是按照国际上民航铁路行业竞争规律,一小时航线往往竞争不过铁路,三小时航线却足以与铁路分庭抗礼。京广高铁正好挺进与民航最惨烈的竞争领域,鹿死谁手尚难逆料。 在与民航的角逐中,铁路最有效的武器是票价相对低廉。但据公布的京广高铁票价表,北京至广   有专家担心京广高铁不能打破高铁亏损的怪圈。

    一个生动的例证是:目前所有的高铁都处于亏损状态。京津高铁运营每年净亏损7亿元,武广高铁也因为各种原因宣布减速降价,这直接带来一个严重后果:靠票价根本无法覆盖成本。 

州,时速300公里高铁列车最便宜的二等座票价为865元,最贵的商务座则高达2727元。考虑机票打折的因素,价格优势并不明显。很多网友更是高呼“坐不起”。 由于铁路票价便宜,往往是中低收入旅客出行的首选。在铁路出行后,低速廉价的绿皮车纷纷退出历史舞台,在春运等特定运能不足时期,导致公众出行难之余,越来越多地遭受出行贵的煎熬。京广高铁的登场,显然只会变成少数人出行的新宠,在贫富差距严峻的中国,必然会伴随着激烈的争议甚至责难。 背后是一个尖锐的老话题:在民生成为当下执政关键词的今天,铁路的发展如何守住公平与效率的平衡?在现行体制下,它姓公,本应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却在向少数人暗送秋波。

    据估计,京广高铁的建设总成本大约要接近4000亿,“建设成本主要是土木工程、机车等成本,资金90%铁道部来贷款,地方能有10%资金筹措。”

    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则乐观地指出:“目前看,运营情况还是比较好的,客流量能达到50%以上,10-12年肯定能收回成本。”

   即使如此,正在经历多事之秋的铁道部仍压力山大。截至2012年三季度,铁道部负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1.81%。

州,时速300公里高铁列车最便宜的二等座票价为865元,最贵的商务座则高达2727元。考虑机票打折的因素,价格优势并不明显。很多网友更是高呼“坐不起”。 由于铁路票价便宜,往往是中低收入旅客出行的首选。在铁路出行后,低速廉价的绿皮车纷纷退出历史舞台,在春运等特定运能不足时期,导致公众出行难之余,越来越多地遭受出行贵的煎熬。京广高铁的登场,显然只会变成少数人出行的新宠,在贫富差距严峻的中国,必然会伴随着激烈的争议甚至责难。 背后是一个尖锐的老话题:在民生成为当下执政关键词的今天,铁路的发展如何守住公平与效率的平衡?在现行体制下,它姓公,本应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却在向少数人暗送秋波。

   在经济产业结构调整、总体升级尚需时间、实业迟迟难以振兴的背景下,京广高铁的高调上路其实代表政府保增长的一种无奈的选择:靠投资基础设施,也就是传统所说的“铁公机”模式,来拉动GDP的数据上扬。

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如果为依旧快速增长的中国经济找个象征,莫过于新近起步的京广高铁。 300公里的时速,贯穿中国南北的大动脉,豪华的车厢,以及巨额的投资都堪称世界之最。 按照有关部门的介绍,会从2005年武广段开工建设,到今天的全线通车,京广高铁历时7年半的建设时间,在目前“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的规划中,京广高铁是纵贯南北的“一纵”,与老京广线并行,它的开通使京广铁路实现了客货分离,可谓意义重大。 但围绕其万众瞩目的登场,却并非都是鲜花掌声。 有专家担心京广高铁不能打破高铁亏损的怪圈。 一个生动的例证是:目前所有的高铁都处于亏损状态。京津高铁运营每年净亏损7亿元,武广高铁也因为各种原因宣布减速降价,这直接带来一个严重后果:靠票价根本无法覆盖成本。  据估计,京广高铁的建设总成本大约要接近4000亿,“建设成本主要是土木工程、机车等成本,资金90%铁道部来贷款,地方能有10%资金筹措。” 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则乐观地指出:“目前看,运营情况还是比较好的,客流量能达到50%以上,10-12年肯定能收回成本。” 即使如此,正在经历多事之秋的铁道部仍压力山大。截至2012年三

   不过,在基建边际效益下降、重复建设日益严重的背景下,投资的风险日益加大,负债累累的铁道部和高企的地方债务平台都是现实的警钟,也就是说,单靠基建带来的增长宛如空中楼阁,没有实体的振兴创造真正意义的增长,这些债务必将成为银行坏账和纳税人难以承受的负担,进而进一步透支储备并不富裕的国家信用。

季度,铁道部负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1.81%。 在经济产业结构调整、总体升级尚需时间、实业迟迟难以振兴的背景下,京广高铁的高调上路其实代表政府保增长的一种无奈的选择:靠投资基础设施,也就是传统所说的“铁公机”模式,来拉动GDP的数据上扬。 不过,在基建边际效益下降、重复建设日益严重的背景下,投资的风险日益加大,负债累累的铁道部和高企的地方债务平台都是现实的警钟,也就是说,单靠基建带来的增长宛如空中楼阁,没有实体的振兴创造真正意义的增长,这些债务必将成为银行坏账和纳税人难以承受的负担,进而进一步透支储备并不富裕的国家信用。 因此,从一上路,京广高铁便是一种象征:宛如中国经济增长的两种模式的剧烈PK——投资还是实体。 当然,直接决定这条世界领先铁路线命运的还是乘客。 在为公众提供更快捷的陆路出行服务的背后,潜伏着两个巨大风险:一是按照国际上民航铁路行业竞争规律,一小时航线往往竞争不过铁路,三小时航线却足以与铁路分庭抗礼。京广高铁正好挺进与民航最惨烈的竞争领域,鹿死谁手尚难逆料。 在与民航的角逐中,铁路最有效的武器是票价相对低廉。但据公布的京广高铁票价表,北京至广   因此,从一上路,京广高铁便是一种象征:宛如中国经济增长的两种模式的剧烈PK——投资还是实体。

季度,铁道部负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1.81%。 在经济产业结构调整、总体升级尚需时间、实业迟迟难以振兴的背景下,京广高铁的高调上路其实代表政府保增长的一种无奈的选择:靠投资基础设施,也就是传统所说的“铁公机”模式,来拉动GDP的数据上扬。 不过,在基建边际效益下降、重复建设日益严重的背景下,投资的风险日益加大,负债累累的铁道部和高企的地方债务平台都是现实的警钟,也就是说,单靠基建带来的增长宛如空中楼阁,没有实体的振兴创造真正意义的增长,这些债务必将成为银行坏账和纳税人难以承受的负担,进而进一步透支储备并不富裕的国家信用。 因此,从一上路,京广高铁便是一种象征:宛如中国经济增长的两种模式的剧烈PK——投资还是实体。 当然,直接决定这条世界领先铁路线命运的还是乘客。 在为公众提供更快捷的陆路出行服务的背后,潜伏着两个巨大风险:一是按照国际上民航铁路行业竞争规律,一小时航线往往竞争不过铁路,三小时航线却足以与铁路分庭抗礼。京广高铁正好挺进与民航最惨烈的竞争领域,鹿死谁手尚难逆料。 在与民航的角逐中,铁路最有效的武器是票价相对低廉。但据公布的京广高铁票价表,北京至广    当然,直接决定这条世界领先铁路线命运的还是乘客。

   在为公众提供更快捷的陆路出行服务的背后,潜伏着两个巨大风险:一是按照国际上民航铁路行业竞争规律,一小时航线往往竞争不过铁路,三小时航线却足以与铁路分庭抗礼。京广高铁正好挺进与民航最惨烈的竞争领域,鹿死谁手尚难逆料。

   在与民航的角逐中,铁路最有效的武器是票价相对低廉。但据公布的京广高铁票价表,北京至广州,时速300公里高铁列车最便宜的二等座票价为865元,最贵的商务座则高达2727元。考虑机票打折的因素,价格优势并不明显。很多网友更是高呼“坐不起”。

州,时速300公里高铁列车最便宜的二等座票价为865元,最贵的商务座则高达2727元。考虑机票打折的因素,价格优势并不明显。很多网友更是高呼“坐不起”。 由于铁路票价便宜,往往是中低收入旅客出行的首选。在铁路出行后,低速廉价的绿皮车纷纷退出历史舞台,在春运等特定运能不足时期,导致公众出行难之余,越来越多地遭受出行贵的煎熬。京广高铁的登场,显然只会变成少数人出行的新宠,在贫富差距严峻的中国,必然会伴随着激烈的争议甚至责难。 背后是一个尖锐的老话题:在民生成为当下执政关键词的今天,铁路的发展如何守住公平与效率的平衡?在现行体制下,它姓公,本应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却在向少数人暗送秋波。   由于铁路票价便宜,往往是中低收入旅客出行的首选。在铁路出行后,低速廉价的绿皮车纷纷退出历史舞台,在春运等特定运能不足时期,导致公众出行难之余,越来越多地遭受出行贵的煎熬。京广高铁的登场,显然只会变成少数人出行的新宠,在贫富差距严峻的中国,必然会伴随着激烈的争议甚至责难。

   背后是一个尖锐的老话题:在民生成为当下执政关键词的今天,铁路的发展如何守住公平与效率的平衡?在现行体制下,它姓公,本应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却在向少数人暗送秋波。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