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公众科普网-平阳科协 >> 科普创作 >> 其他作品 >> 正文

滑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http://www.nafine.com/ 点击数:1663 更新时间:2011/7/5 19:42:00

    沥沥秋雨终也未能挡住兴致盎然的游客,峨嵋山上,幽幽曲径,人流如溪。

    “坐滑杆么? 你看着给几个就行了”,一个壮年向我凑过来,样子很诚恳,诚恳得使我难于轻松地吐出一个“不”字。

    “你看我这年令,体格坐着合适么?”我笑着说。“哎,你们城里人不习惯山路,有啥,照顾照顾吧。”他微笑着近乎乞求地望着我。“生意”就在这目光里成交了。我不再顾忌一路上遇到此事时脑子里频频闪过的老爷、当差、富翁、贫民的叠影,不再顾忌孔老先生送给我的仁……

    滑杆,是用两根长竹子夹住一个简易竹椅制成的抬人工具,两个人抬,上面仅坐一人,是类似担架的桥子。坐在上面,很舒适,尤其当你累乎其累的时候,它的诱惑力是极难抵御的。

    羊肠小道,几乎垂直上下,走了几十里的路,疲惫不堪的我,仰卧在滑杆上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随眼四望,云遮雾障,山恋竟高,林木葱郁,瀑布垂长,唰唰飘来的雨照扑在脸上,真似瑶池甘露……“你们没坐过滑杆吧?”那中年问,还没容我回答,他便接着说:“这是四川的特产,坐一回怕你一辈子也忘不了。”

    “嗯,”我应了一声又问:“这样抬一天能赚多少钱,”“百十元吧”,“不累么?”,“咋不累,习惯了。”“你干多久了”,“半年,以前当民办教师,三几百元顾不了五口人,这样好些,日子好捱了。”

    低下头看着壮年,他没有同伴身高,顶多能及我肩头,滑杆压在他肩上,深深地,几乎插入肉里,使紧贴滑杆堆起的肉浪红红的,欲滴出血来。顿时,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上我心头。人,差别,优越感与生存线……我把书本上看到的一切堂而皇之的理论都拉出来,也未能说服自己。曾经是那样仇视过的东西,此刻我正占有着,且是在被占有者乞求下占有的。周围多情的山山水水,一刹那失去了风采。我,一个优越的“王子”,在另一个世界里也仅是一个小小的我,他与抬滑杆者同有上帝赋于的双足,且比他年青力壮。我再也无法享受这能给人带来幸福的滑杆。我是来观景的,是来欣赏造物主的杰作的,这种煎熬能带给我什么呢?

    “停一停,我要下去。”说完,下来,我摸出伍十元钱塞在壮年的手里,他有点惊愕地望着我:“才抬了二里多路呀”。“我不坐了,够么?”我望着他攥钱的手说,“唉,够了,够了,二十元就够了”我向他招了招手转身向山下走去。走出很远,还隐约看见他站在那里。

    峨嵋山确实很美,一路上抬滑杆的人很多,他们热情地抬呼着,逢人便问:“坐滑杆么?”那壮年是否还在为拉一个主雇而乞求呢?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去顶部